渡过专栏:丈夫因病去世,母女同时患病,如何自渡渡人

我是美国华裔精神健康联盟的负责人。我和我的高中同学组成家庭,生下女儿。十多年前我移民美国,努力工作,操持家务,一心成为一位好妻子和好母亲。

但生活并不总是遵循我们希望的路径,精神疾病的挑战不期而至。

 

丈夫去世,女儿和我都病了

 

我丈夫41岁时因酗酒去世,这对我打击很大。白天,我强颜欢笑地工作,夜夜垂泪到天明。有好几次,我拿着车钥匙开了车门,连先迈哪一只脚上车都要考虑20多分钟。

雪上加霜的是,我还没从丈夫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,又遭到更大打击:女儿发病了。

最初的迹象是,女儿连续十几天失眠。我以为她只是学业繁重,建议她多运动来解压。几个月后,女儿的情况愈加严重,认不得学校辅导员,也认不得我,必须强制送院治疗。

在医院,女儿被诊断双相情感障碍(躁郁症),五个月内四次进出精神病院。我很绝望,整个人崩溃了。我长时间失眠,不停地哭泣,不敢出门,恐慌和极度焦虑。好几次试图自杀,想带着女儿一起离开这个世界。

一天,我坐朋友的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,突然觉得朋友开车太快,受不了,要求她开慢点。当时我失控地尖叫,脸色惨白,冷汗直冒。朋友们以为我心脏病发,把我送到医院急诊室,四小时检查下来,没发现身体有问题。

医院建议我去看精神科医生,最终被诊断为恐惧症和抑郁症。

 

丈夫原来是双相

 

让我震惊的是:女儿的精神科医生根据家族史判断,我丈夫并非是简单的酗酒,他在大学时就已经患上双相情感障碍,一直用酒精自我麻醉。而我在20年的共同岁月中,对此却一无所知!

回想起来,我丈夫在世时已经有很多迹象: 他有时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无所不能;有时又非常消极,什么都不愿意做。这其实是很典型的双相情感障碍症状。可是我不懂,只知他酗酒多年,根本没想过他可能患有精神疾病! 

后来,我一直在反省,为什么没有从精神健康方面想过他的问题?20多年里,没人知道他精神上的痛苦。时至今日,仍然内疚不已。

 

我和女儿的康复

 

在黑暗和绝望中,我接触到美国精神健康联盟(NAMI)。

NAMI是美国全国性的精神健康自助组织。通过NAMI,我学习了“家连家”教育课程,明白了关于精神疾病的知识,以及如何来帮助我女儿。 

我和女儿一起讨论病情,处理校区和学校的关系,寻求专业的帮助。我监测她的药物,记录她病情进展情况,确保她每周坚持心理治疗,将她纳入了一个青少年躁郁症互助组,帮助她重建社交关系。

一次,我在医院看到女儿无法正常走路,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。后来学习了相关知识才明白,这是她服的药物的副作用,引起肌张力不平衡,是可以用其他药物来缓解的。可见,治疗过程中出现某些症状,不必紧张,会有办法解决的。

终于有一天,我正在后院做园艺,女儿站在我身后,突然说: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戴手套?”这句话让我顿时泪流满面。我不敢转过头让女儿看见,只呆呆地回应“好好好”,心里却如翻江倒海:“女儿回来了!女儿回来了!女儿回来了!女儿回来了!……” 

因为丈夫长期酗酒,我和女儿一直相依为命,她从小就特别会照顾我。记得她9岁时,有时我回家晚了,她就会说:“你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回来?你不知道别人会担心吗?”但自从她病了,就再也不能照顾我;甚至当我惊恐发作,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时,她也只在我身边漠然走过……

所以那天听到她这句话,知道女儿又变回来了,怎么能不激动地流泪!

 在掌握了更多管理女儿精神病症手段的同时,我也积极治疗我自己。通过每周一次的心理治疗和药物,我的精神状况逐渐稳定。脑中的雾霾逐渐退去,我能再次感受到鲜花的美丽和芬芳,阳光的灿烂和温暖。

 

投身义工行列

 

基于自身家庭的经历,我在华裔社区扩大发展了NAMI的许多项目,大力普及精神健康知识。

我投身于义工的行列,在旧金山湾区成立了NAMI华裔精神健康联盟,每年全美有超过上万人受益。通过对社区大量的培训,我发现华人对精神健康真的所知甚少,我自己就是个反面教材,普及精神健康知识太重要了!

在NAMI做义工这四年,我接触不少当事人,有停药导致流浪街头的患者,有因病发入院、入警局的患者,有想带着患者儿子一起卧轨的家属..... .

有一对夫妻,家庭关系很糟,太太无端与先生吵架。这位先生来找我们联盟求助,并听从我的建议去找精神科医师诊疗。他太太服药治疗三个月后,家庭关系就有明显改善。

有对夫妇因女儿的疾病遭受很大痛苦,他们最初到NAMI求助时,头都是低着的,讲话也很消极,对孩子的未来完全茫然,认为得了这病低人一等。他们居然不让孩子谈恋爱,认为孩子没有结婚的权利。我们的课程和互助组让他们知道,孩子的病可以慢慢控制,进而康复,可以正常回归社会,家长要改进沟通技巧。一年半下来,他们的家庭生活基本进入了正轨。 

很多抑郁症病患抱怨说,别人根本无法理解体会他们痛苦的感觉。的确,没有得过这个病,恐怕永远无法感同身受。我自己是从这片精神沼泽中走出来的,所以特别能够理解病患和家属。 

病患及其家人脸上的笑容,就是我做义工的最大动力。为了帮助那些病患走出精神的沼泽,我会坚持做下去的。

 

作者简介:

 

 

彭一玲女士是资深的心理健康倡导者和教育家,是华裔社区多个NAMI项目的领导者和开发者。迄今她已经启动了五个华裔互助组织,在美国开发了第一个NAMI中文网站www.namichinese.org。2016年,她获得NAMI国家多元化拓展奖、2017年NAMI加利福尼亚州多元化拓展奖。2017年11月3日,她以美国华裔精神健康联盟负责人的身份,受邀参加香港首届精神健康国际研讨会并做演讲。
 

本文转载自张进老师的精神健康公号——渡过,这是由《渡过——抑郁症治疗笔记》作者张进发起的精神健康公号,旨在科普知识,记录案例,联合患者、家属,以及医生。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士,共同打造的精神疾病患者互助康复社区。扫描二维码可关注此公号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◀扫描关注

 

相关文章